台大醫院三天二夜之旅

寫在文章之前

謹以此文,感謝過程中,所有提供幫助的人

老婆大人,三天二夜的一路相隨、相伴

老婆的醫師朋友,推薦了值得信任的醫師

親愛的弟弟,非常仔細地用超音波,做仔細的檢查,評估手術風險

以及過程中,許多醫護人員的用心付出
________________

大約一年之前,在脖子喉結的附近,老婆大人發現了一塊很小的突出物,發現的那個星期,便馬上看了診所的耳鼻喉科,可惜,小診所的醫師卻看不出有任何異狀,只是建議我們,如果不放心,再到大醫院做檢查,於是,這個小小的突出物,就暫時被擱置不理

到了2018年 5 月中,發現小小的突出物,有變大的狀況,於是,老婆大人詢問了當醫師的朋友,找尋值得信任的耳鼻喉科醫師,之後,掛了 6 月 5 日的門診

2018 年 6 月 5 日的下午,首次到台大醫院的耳鼻喉科,針對脖子喉結部位處的一小塊突出物作初步檢查

首先用超音波分析,再來,用針筒穿剌突出的部位,抽血檢驗,報告要等下一次的門診才能得知結果

2018 年 6 月 12 日的下午,再次複診,抽血的報告顯示沒有異狀,應該是良性的腫塊,醫師告知,可以開刀切除,也可以暫時不理,繼續觀察

由於這塊突出物,過去一年有漸漸變大的現象,當下就決定,還是開刀切除

門診的護士,給了我們下面這袋資料,準備安排住院,隔天便和護理站的人員,敲定 8 月 6 日開刀,並於前一天 8 月 5 日到醫院報到,這中間的等待期,大約是 2 個月


2018 年 8 月 5 日,到台大醫院的住院服務中心報到,要完成下列的檢查後,再前往護理站


到了護理站後,先是填寫一堆資料,簽一堆同意書,接著,住院醫師會進行簡單的例行性檢查

護士還交代,要購買下面這張照片的殺菌液,並於晚上洗完澡之後使用


買到殺菌液之後,我們閱讀了使用說明,發現是「手術之前」,才針對要開刀的部份來殺菌,所以,不太懂為什麼是「前一天晚上洗澡之後」,就要使用呢?  這樣一來,洗完澡之後,等到隔天一早開刀,大約有 12 個小時,在這段期間,細菌不就又開始滋生嗎?  殺菌不就白做了?

詢問護士之後,才知道,原來在醫院的住院病人,很多因為身體不適,沒辦法天天洗澡,因此,要開刀的部位,可能會有積垢

所以,這個殺菌液的主要目的,是在洗澡時清除這些積垢

實際上,在開刀之前,手術室的人員,會針對開刀的部位,再做殺菌

由於入住的是雙人病房,再加上是耳鼻喉科,入住的病人,在病房的相關治療,自然會有許多「干擾的聲音」,例如抽痰、咳嗽、拍背

8 月 5 日的晚上11點,距離隔天早上 8 點開刀,只剩 9 小時,此時的我,卻被隔壁床的阿伯,吵的無法入睡,可是,心裏又不忍心苛責這位阿伯,因為,他的病情比我嚴重許多,同是天涯淪落人,就學會包容對方吧

不過,如果一整夜沒睡也不行,因為隔天一大早就要開刀,於是和護理站的人員討論了二個可能性:

    - 想更換病床,但無奈,病房全滿

    - 晚上請假到附近飯店睡,明天早上再回來,很可惜,因為是「健保床」,所以,不能請假

最後走投無路、萬般無奈之下,鬼靈精的老婆,想到醫院同一層樓的「日光室」 (供病友們休息的交誼廳),或許可以睡在哪裏

我們一同走到了交誼廳,老婆馬上收集了 6 張椅子,併起來當簡易的床,頓時間覺得很開心,終於有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可以休息,真的很感謝老婆的隨機應變

由於隔天早上,被安排的是第一台刀,所以,在前一晚,左手被打了「靜脈注射」的針,雖然護士一再告知是「軟針」,不必害怕,但是,左手上面看得到針、看得到血,實在讓我的左手,完全不敢亂動

於是乎,左手上帶著針頭,偶爾有微微的疼痛,躺在椅子併成的簡易床上,心理又面臨生平第一次的開刀,要進行全身麻醉,這個夜晚的心情很複雜,實際上並沒辦法進入深度睡眠,只有小小的淺睡,對比上老婆的處境,我已經很幸福

因為同行的老婆,她一整夜,就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,持續守護著我,幾乎完全都沒睡,漫長的晚上,老婆滿滿的牽掛


我們本以為這樣應該就可以過關,卻沒想到,有個意想不到的狀況,既將發生


2018 年 8 月 6 日早上約 6:00 清醒後,老婆大人基於「體貼」,便主動拿水給我喝

由於當下真的很渴,便喝下一些水,渾然不知,可怕的嚴重後果,由此而生

早上 7:00 左右,護士無意間發現老婆大人手中拿著水壺,便詢問我們,是不是有喝水

老婆大人說:是!

這下真的慘了!!

因為,開刀要全身麻醉,而在麻醉的過程中,由於病人沒有意識,身體如果有水份,有可能會跑到肺部,此時,無法咳出來,會有非常嚴重的後果

當下,護士開始用量杯,來測量我實際喝了多少的水,得知約 60 cc,然後緊急聯絡麻醉科的醫師

無奈,事情發生的當下,就是聯絡不上

可是,按表定時間,早上 7:30 我們必須出發,進入開刀房的「等待區」就位

時間已經是 7:20,依然聯絡不上麻醉科的醫師,盡責的護士依然沒放棄,到處打電話,想盡辦法要找到麻醉科醫師

看著焦急的護士,我們心中有點罪惡感,因為一時口渴而喝水,造成這麼緊急的情況,護理站整個忙而起來,甚至在考慮,要把我延到第二台刀

當下心中的最壞打算,為了安全起見,就是開刀必須延期,一切都得重來一遍

誰能想到,不過就是喝了二口水,竟然有致命的危機呢?

事後想到這裏,就覺得真的是老天保佑,讓我遇上一位很盡責的護士,細心的注意到我們有喝水

如果不是這位護士的細心,很可能意外就這樣發生了

由於喝水的時間是在 6:30 左右,再加上只有少量的 60 cc,評估過後,還是按原定計劃前往開刀房的等待區

隨後,便被醫護人員推入開刀房,當下感覺很冷,可能要維持低溫和無菌的緣故吧

到了開刀房後,自行爬上了手術檯,護士協助我調整姿勢,讓脖子的部位,微微抬高

右手裝上了心壓計,持續監測,腰部的部份,被一條帶子給牢牢的綁住,這應該算是手術檯上的「安全帶」,防止病人從床上滑落

隨後,護士拿了「呼吸面罩」套在鼻子和嘴巴上,並提醒我要深呼吸,2 分鐘後,頭開始暈,20 秒後,就失去意識

之後,完全沒有知覺

醒來時,已經在開刀房外面的「恢復室」了,此時,嘴巴很乾,但是,還是不能喝水,因為,麻醉的藥效還沒消退,喝水很容易導致嘔吐

不過,護士會用棉花棒,沾上很微量的水,幫忙擦嘴唇,也會滴一點點水進入口中,減少口渴的不適感

除了口渴之外,最困擾的就是「很想尿尿,但是尿不出來」

由於恢復室沒有廁所,所以,向護士小姐反映想尿尿,得到的回應是「一只尿壺」,不過,護士小姐非常貼心的詢問:  需要幫你脫褲子嗎?

當下感覺虛脫的我,只能無奈的問答:好的,謝謝

然後,護士小姐不但把褲子脫了、內褲脫了,順便,還一手抓住我的「小雞雞」,往尿壺裏頭塞

無奈,明明就感覺滿滿的尿意,卻怎樣都尿不出來

以前年輕時,總是聽別人說:想哭,但是哭不出來

然而,此時此刻,我卻體驗:想尿,但是尿不出來

平時愛吃醋的老婆大人,得知我的「小雞雞」竟然被別的女人給「摸去」後,竟然開始大笑

真是可惡,開刀已經夠辛苦的,連最後的一點點「貞操」都守不住

唉,沒了健康,就沒了尊嚴啊


後來才知道,原來這是「麻醉」的副作用,所以造成想尿,卻尿不出來的狀況

出了恢復室之後,見到老婆大人,當下感覺像是再一次重生,好像自己再度出生在人世間

老婆告知我的手術很快,早上 10 點之前就已經結束,開刀所切除的小腫塊,醫生也有拿給她看

最幸運的是,由於血水不多,所以「不必」裝導流管,這樣一來,應該明天就可以出院

回到病房後,護士提醒我們,一直到下午 3 點之前,都不能喝水、也不能吃東西

在病房休息時,護士會按時進來打抗生素,和配送止痛藥

下午 3 點左右醒來後,吃了老婆準備的明德園素食便當,之後,本來試著努力想要讀日文,卻發現藥效太強,使人一直昏昏欲睡

只好又回到病床上,就這樣醒了又睡,睡了又醒,中間遇到晚餐時間又吃了明德園素食便當,繼續昏昏沉沉

也還好這一天有強大的藥效讓我昏睡,這樣一來,就算隔壁床的阿伯,仍然不斷地發出聲嚮,卻再也無法干擾我的睡眠

就這樣,一路睡到第三天的早上,2018 年 8 月 7 日清晨 7 點左右,被住院醫院叫醒,做出院前的換藥和最後傷口的檢查確認

就這樣,在幸運女神的顧、老天爺的保佑、眾多醫護人員的用心照顧下,平安度過生平第一次的手術,於 2018 年 8 月 7 日 早上 10 點左右,離開病房,辦理出院,踏上歸途


關於住院的準備:

— 記得帶「拖鞋」,因為忘了帶,老婆臨時又去買

— 最好帶吹風機,雖然護理站也有,但有時人多要輪,還要等

— 其它想到再補充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小水滴 插畫創作